中共龙州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龙州县监察局  主办
廉政故事首页 > 廉政文化 > 廉政故事>耿家的月饼

耿家的月饼

发布时间:2014-10-31      作者:李玮莉     来源:龙州县团委     浏览次数:

耿大爷此刻正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晃荡。那藤制的躺椅被他压得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让他更加心生烦躁。

昨天晚上,耿大爷把家里一盒月饼拿去送给他的老班长了。老班长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待他不赖,俩人关系也还算好,逢年过节常来往,按理来说快中秋了送盒月饼过去,也合乎常理。

关键这不是一盒普通的月饼,这月饼里个个含金!

耿大爷的儿子耿建民是卫生局局长,在现在这个位置上呆了四五个年头了。一直说卫生局是个浑水衙门,如果耿建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在深水里摸几条鱼,那一切都好办。可问题却不是这样,耿建民在职的这几年,一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使他无法施展拳脚。听说国庆过后县里会有部分人事变动,耿建民可是卯足了劲四处走关系。眼看现在快到中秋了,耿建民准备了几份礼物,想走动走动,把礼物送给几位可以说点话的领导。

这几份礼物中最殷实的,就是这“含金量”最多的月饼——“七星伴月”的八个月饼,其中七个小月饼里分别包有七个戒指,稍大个点的,里面裹着根澄黄澄黄的项链!

这下可好,耿大爷给送出去了,这东西还真没法开口往回拿喔。那可是好几万块钱的一盒月饼,耿建民拼东凑西地才挤出这么点水分,原本想在关键时刻“搏一搏拼一拼”,却想不到父亲拿错送给了一个不值得送的老头子了。

耿大爷自识理亏,虽然儿子一句话没埋怨自己,但却自责得不行,在院子里晃了大半天躺椅,看见帮不上什么忙,下午自己收拾东西回乡下老家去了。

耿建民这会儿像蔫了的黄瓜一样,早没了生气,剩下的那几份薄礼一份也没送出去。他心想,那最主要的脉络没疏通好,其余的再努力也是徒劳,该干嘛干嘛就成。这两天虽然烦闷,也只能像拼命三郎一样地干活:一医院门诊部旧楼要重建,得请示下分管领导,必要时候还得找找主要领导,还得跟几个相关部门沟通一下,争取早日拿到资金项目;二医院的外科设备要更新,需要联系生产厂家,派专人去考察一下,确定是否引进这些设备;三医院有一例心脏搭桥手术刚做成功,在他所在的小县城里,有这样一个成功的大手术那可是件值得庆祝的大喜事,得好好宣传宣传,顺便汇报上级领导和有关部门;乡镇一些技术人员综合素质不错,人也很勤快,可以考虑让他们替换掉一些技术不高工作懒散的工作人员……

耿建民在办公室梳理了一通,居然有一大堆事情没有处理好,便让秘书通知各副职过来开会,把各项工作任务分配好后,才长叹了口气。可一安静下来,又想起他那“含金”的月饼,心里憋屈得慌,叫上司机,到各医院各科室各乡镇检查工作去了。

一个月后,一医院门诊部重建计划已经成功立项,资金大部分也已经到位;二医院设备也成功引进,正在使用当中,各界反响强烈;三医院的心脏搭桥手术经报道,得到上级领导和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组成了专家组来进行专门的检查指导;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整和整顿,各医院各卫生院的工作作风和风气得到了很大改善……耿建民突然觉得,怎么连进出医院那些个苦瓜脸都变得可爱起来了呢?

十一月初,耿建民因工作成绩突出,被提拔任副县长。

组织宣布的当天,耿建民吹着口哨踏着节奏回到家里,客厅里显眼地放着那盒“含金”的月饼。再往里看,耿大爷在院子里那张吱呀吱呀的躺椅上晃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