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龙州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龙州县监察局  主办
廉政故事首页 > 廉政文化 > 廉政故事>贪官的晚年

贪官的晚年

发布时间:2014-10-31      作者:     来源:本站     浏览次数:

伏是这座古城当年挖出的最大贪官。说他最大,一是官最大,一市之长。二是贪污受贿数额最大,三十万。在工薪族月收入只有几十元的年代,这确实是个叫谁听了都会惊讶的天文数字。三是刑期最长,二十年。这是我国刑法规定的数罪并罚有期徒刑极限。但伏仅住了十年就被假释出狱了。

伏出狱那天,正是伏的65周岁生日。伏若不落马,这也正是伏这个级别的领导干部的法定退休年龄。一想到退休,伏心里就生出一股酸楚:唉……要是……也许……全晚了。

伏出狱时有一点他很欣慰,这就是:十年牢狱生活使伏的身体强壮了。伏在任时身体不好:三脂高、血压高、冠心病……市中心医院不仅按规定长年为伏留着一间高级病房备用,而且还按领导指示为伏选派了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心血管医师陪伴着伏。即使如此,伏还是时不时地喊这儿痛叫那儿痒,闹得身边人不安。可如今没人伺候了,那些曾让伏胆战的病魔却奇迹般消失了。就连那被下属称为将军肚的腐败肚也于伏入狱后的第二年拜拜了。从面容上看,今天的伏比十年前的伏要年轻好几岁。这让伏不得不从心底得出了“十年牢狱胜疗养、因祸得福”的感慨。

伏出狱后不愿见人,尤其怕见熟人。但拜访伏的人却络绎不绝,探望慰抚的人一拨接着一拨,接风洗尘的酒宴一场挨着一场。这让伏出乎意料,应接不暇,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虽成劳改释放犯,但并非沦落到自己想象的众叛亲离树倒猢狲散的地步;忧的是自己当年的威风、脸面毕竟在探望者面前丢失殆尽。尽管探望者说的几乎全是让自己喜欢听的安慰、附和、打气甚至抱打不平的话,但伏心中还是有数的——多半是在拍马屁。当然,拜访者多为伏曾有恩于他们现仍混得不错的原下属、老乡、同学中的头头脑脑。

大概也正是基于此,伏出狱后不到一个月,先后就有五家公司将聘书和聘金送到伏的家里,而且月聘金均在三千至五千元之间。这在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不过500元的年代,这些聘金确实都不是个小数目。面对每月近两万元的收入,伏在心里说:“劳动所得,不违法,不挣白不挣。”于是,伏一一应承了。

企业家的钱是不会白送人的。自然,伏也不例外。伏不用按时到聘用单位上下班。但聘用单位都有靠按时上下班的人办不了的大事难事等着伏去办。不过,这些大事难事在伏那里只不过是一些不费吹灰之力的小事: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资金周转困难了,伏一张二指宽的纸条一千万元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悄悄到帐了;科技咨询公司被告上法庭了,伏几个电话也就摆平了……

一年过后,五家公司的老板都说:“花几万元聘伏聘得值。”

伏在服刑期间,妻子觉得无颜见人,一时想不开,服毒自杀了。伏在狱中是不便再找老伴的,所以只好打了十年光棍。如今出狱了,收入又这么高,自然就有了再找一个老伴的想法。

伏在心里盘算:“现如今保姆比老伴使用起来要方便、灵活、新鲜得多。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当年入狱就是坏在小姐身上的,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坏到保姆身上了。更何况,子女都在位置上,哪还在乎那些房地产日后落在再找的老伴手里?”想到此,伏就把要找老伴的想法在一次酒宴上公开了。

伏找老伴的消息一传开,求婚的、当月佬的接踵而至。很快,一个刚刚离异的女副县级公务员和一个未婚的企业女科长就进入了伏的择偶圈。伏一三五与女副县级公务员约会,二四六与未婚的企业女科长见面。伏举棋不定,女副县级公务员和未婚的企业女科长就心神不定。为了战胜对手,成为伏的爱妻,女副县级公务员与未婚的企业女科长居然还因互相诋毁打起了名誉权官司,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伏也因此再次成为这座古城街谈巷议的主要对象。

伏经过反复筛选并征得远在省城就职的子女同意,最终与另一个年仅三十如花似玉的待业女青年婉儿结合了。婉儿才貌双全。论长相,都说是倪萍第二;论学识,是省内某名牌大学党史专业毕业的硕士高材生。婉儿从初中到大学追求者比比皆是。只是一心苦读才从未谈过恋爱。周围人都称婉儿是良家女子的楷模。

“这年头父母无能子女便遭罪。”这是婉儿毕业后的切身体会。婉儿毕业后几次参加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的招录考试,每次都是笔试领先,面试败北的。有一次,招录单位竟传出口风:不招录她的原因是她长得太迷人,担心把她招录过去会把单位风气搞坏。为此,她也上访过多次和多个部门,但谁也没有给她个满意的说法。所以一提腐败二字,婉儿就恨得咬牙切齿。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婉儿居然嫁给了比她父亲还大一岁的大贪官伏。于是,婉儿的不少老同学感叹人心不古,婉儿在老同学心目中的形象也一落千丈。

伏的婚事办得很隆重,光宴请宾朋就进行了一周时间。婚宴上,大家对伏的晚年生活羡慕不已,对新娘子的漂亮赞不绝口。当然,不少人还是把话题集中在新娘子为何嫁给伏这一点上。多数人觉得:新娘子嫁给伏是一个明智的有远见的选择,走的是条荣华富贵的路。因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伏的能量还这么大。从这点上看,说明新娘子是个超凡脱俗的才女。

伏再婚后与爱妻婉儿先游览了祖国的几大名山大川,接着又出游了新马泰,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但好景不长,伏再婚的第三年,他竟又一次锒铛入狱,成为这座古城首例“二进宫”的贪官。据《古城晚报》报道,这一次伏贪污受贿的金额数以千万计。同案落马的还有市委市政府及县局级部分主要领导。更吸引眼球的是:拉这批贪官下马的功臣居然是伏的第二任妻子婉儿。一时间舆论哗然,婉儿的老同学也都感到诧异。

面对人们的质疑,婉儿说:“这有啥值得大惊小怪的。我早就恨透了这些台上台下的腐败分子,却苦于找不到他们贪腐的真凭实据。在得知伏这个落马贪官再婚的消息,我觉得这是我掌握腐败分子贪腐第一手材料的良机。因为社会上已经有了伏利用其余威与台上贪官勾结起来贪腐的风传。所以我就做出了嫁给伏的决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贪官的晚年绝不能让他好于好人的晚年。否则,这世上还有什么公道可言?”

友情链接